转移矛盾?推翻奥巴马遗产?特朗普发推禁止变性人参军

今天,美国各媒体一度又被总统先生的推文“刷屏”。特朗普昨天宣布,将恢复不允许变性人参军的禁令,因为巨大的医疗开支会拖累军队。消息一出,舆论哗然。有评论称,这是特朗普寻求废除奥巴马政治遗产的又一案例,即使这意味着美军总司令正在削弱、分裂他的军队和国家。

医疗费用太贵?
    
特朗普周三在推文中说:“经过与将军及军事专家的讨论,请注意:美国政府将不允许变性人在军中服役。美军应该专注于取得压倒性的胜利,不能被变性人带来的庞大医疗费用拖累,谢谢。”
    
这项决定推翻了奥巴马政府时期出台、目前仍处于审核期的解禁令。2016年6月30日,时任防长卡特宣布解除变性人服役的禁令,但预留出一年审核期。这一政策当时也曾引发争议。一些军队高层人士担心,五角大楼走得太快,会损害军队的作战能力。就在上月、一年审核期限即将结束之际,防长马蒂斯宣布将解禁时间延至明年1月。
    
不过,特朗普并没有给出具体的禁令实施计划。白宫新闻秘书桑德斯也没有对“现役变性军人怎么办”作出回应,只是重申“军队无法担负巨大的医疗费用”。然而,美国兰德公司去年的报告表明,让变性人服役对医疗费用的影响“很小”,因为在役变性人数量约为1320至6630人,在130万美军中微不足道。 
    
这份报告认为,变性军人与性别手术相关的医疗费用可能在240至840万美元之间,仅仅只会使军队医保支出增长0.04至0.13%。如果算在国防部预算的大盘子里(约为6400亿美元),相关医保开支占比将只有百万分之一。相比之下,F-35战机项目开支为1.5万亿美元;军乐队则要花掉纳税人4.37亿美元。 
    
美媒认为,以变性人医疗开支巨大为借口,不仅是数据不实,而且是方向错误。众所周知,就任何性别的美国人而言,绝大多数医疗费用的出处都一样:心脏病、痴呆、糖尿病和癌症。事实上,真正折磨变性人的疾病是心理健康问题。背后的病理就是社会边缘化——比如特朗普的参军禁令正在把变性人描述成军队的负担,把焦点冠冕堂皇地放在“医疗费用”(变性手术)上。
    
《华盛顿邮报》认为,这不太可能是医疗费用的问题,而是特朗普寻求废除奥巴马时期政策的又一案例。即使这意味着美国军队的总司令正在分裂和削弱他的军队和国家。

发布时机“有趣”
    
有评论认为,这项禁令宣布的时机和禁令本身一样“有趣”。
    
为什么偏偏是现在?特朗普政府正处于“水深火热”的时候。总统与司法部长塞申斯的对峙升级、“通俄门”多方面调查持续、医保案仍在参院闯关、俄罗斯制裁法案即将送到总统案头……美国政府可能觉得,这是转移话题、凝聚保守势力支持的最好时机。 
    
有评论称,共和党人一直用文化问题作为分裂民主党人和基督教福音派的楔子。一位白宫人士承认,这是原封不动的剧本。虽然特朗普的决定是对去年竞选承诺的“打脸”(号称将捍卫同性恋群体的权益,将是比对手希拉里“更好的总统”),但现在,他比任何时候都需要传统宗教保守势力的鼎力支持。

各界口诛笔伐
    
和往常的剧本一样,总统毫无征兆的决定,引起各界强烈反响:数万条的转发与评论,两党议员、民权团体纷纷表达出震惊、愤怒、蔑视和绝望(当然有一些支持)。
    
众议院军事委员会民主党领袖亚当·史密斯称,将那些希望为国家奉献生命的人推出军队,是彻底的歧视和不光彩的攻击。民主党参议员塔米·达克沃斯发表声明称:“当我的黑鹰直升机被击落时,我不在乎冒着生命危险来援救我的战友,是同性恋、异性恋还是变性人。”越战老兵、资深共和党参议员麦凯恩发表声明指出,将可以战斗、训练和部署的军人开除出军队,只是因为他们的性别认同,毫无理由。美国公民自由联盟称这一决定“令人震惊和绝望”,并表示正在寻找转变政策的方法。
    
美国加州大学帕尔姆研究中心主任艾伦·贝尔金指出,特朗普的决定等于是对军队的“一记令人震惊与无知的耳光”。特朗普正创造出一个更糟糕的“不问不说(Don't Ask, Don't Tell)”政策版本。(“不问不说”是美军1994至2010年间禁止同性恋者参军的政策,已在2011年废除。)
    
有评论称,不出所料,特朗普的决定正在激怒对其长期不满的自由主义者和媒体评论员。但是,这或许正是一场白宫欢迎的争斗。
    
(栏目主编:杨立群;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题图:7月2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抵达弗吉尼亚州诺福克海军基地出席“杰拉尔德·福特”号航空母舰服役仪式。 新华社 图片编辑:项建英

来源地址:转移矛盾?推翻奥巴马遗产?特朗普发推禁止变性人参军



图片

Contact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