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访诺曼底最漫长的一天

二十多年来,我和先生多次去过诺曼底地区。凡是与诺曼底登陆战有关的亲历者、战争遗址、海滩、纪念馆、雕塑等,都是我们寻访的目标。
 

诺曼底盟军公墓

 

每年6月6日,我都要看一遍那部描写二战中诺曼底战役的著名影片《最长的一天》。1994年,我还在法国读书,那年6月6日,法国电视台全天直播诺曼底战役50周年纪念活动,临近午夜时分,播出了这部令人荡气回肠亦催人泪下的史诗电影。学生公寓沙龙里有台大电视机,等着看这部电影的多为男生,我坐在不起眼的角落,仍然被人注意。有个叫奥利的法国男生问我:“战争是男人的事情,女生也喜欢看这样的电影吗?”我告诉奥利,我父亲曾是一名军人,参加过抗击日本法西斯的战争,受父亲影响,我从小就对军事历史感兴趣。几天后,奥利交给我一个大纸袋,里面全是关于诺曼底登陆战的地图和历史资料。那年月互联网尚未进入我们的生活,奥利的礼物令我欣喜若狂。我这才知道原来奥利是诺曼底人,他的祖父当年加入了诺曼底地下抵抗组织,在接应盟军登陆时还负过伤。奥利对我说:“哪天你有兴趣听我爷爷讲讲诺曼底登陆,老头说不定会高兴得请你吃诺曼底金枪鱼沙拉呢。”
 

后来,我们在一个冬日的午后,真的聆听到奥利爷爷讲述1944年6月6日,他人生中最难忘也最壮烈的一天。那一天他和诺曼底地下抵抗战士一起,为首批登上欧洲大陆的盟军小分队带路,并且救下了7名伤员。老人的左手臂被流弹击穿,从此再也抬不起来。但在我们这些晚辈面前,老人却表现出诺曼底人的乐观与幽默,他用右手拍拍左臂说:“嗨,几十年来我可占尽这条胳膊的光了,到哪儿人们都对我很客气,连坐火车都能免费。”
 

其实在诺曼底地区,有无数像奥利爷爷这样的战争亲历者,他们为拯救人类的和平与正义,甘愿奉献热血和生命。在诺曼底的小镇及村庄,随处可见英烈纪念碑,上面镌刻着本镇本村英勇捐躯者的姓名,其中大部分都是在二战中牺牲的。诺曼底战役结束后,当地人将报废的坦克、装甲车、重型火炮、机关枪等武器做成各类雕塑,安放在村口或小镇中心广场,成为诺曼底地区的Logo,以告诫后人永远珍惜来之不易的和平生活。
 

诺曼底战役纪念馆雕塑

 

2014年是诺曼底登陆战70周年,我们夫妇俩利用暑假再度前往诺曼底。列车行驶在法国西北部一望无际的旷野上,离开巴黎不到二百公里,已将连日阴雨甩在身后,云缝中洒落久违的阳光。真该感谢巴黎火车站问讯处那位先生,他居然和我们夫妇一样,也是“二战历史迷”,听说我们想再度前往诺曼底,他当即摆出不容置疑的专家口吻:“既然二位已经去过诺曼底那么多地方,这回就该去看看巴约(Bayeux)的奥马哈海滩和美军公墓,那里曾是70年前诺曼底登陆战最惨烈的战场之一,相当具有历史意义。”
 

巴约是个宁静小镇,火车站也只能算四等小站,附近仅有一家餐馆和一个集问讯、售票、候车综合功能于一体的汽车站小亭。里面唯一的女职员笑容可掬:“去奥马哈海滩的公交车90分钟一趟,二位可安心在此用过午餐再坐车。”
 

奥马哈海滩游人不少,大多为美国旅行团,四周不时可听到美式英语。一对美国小夫妻坐公交车买票时弄不清欧元硬币面值,我帮他们翻译了几句,于是他俩自然而然成了我们的同行者。小夫妻家族中的爷爷辈有人牺牲在诺曼底,族中后人每年夏天都会轮流飞越大西洋前来诺曼底凭吊,几十年来已成为这个家族的荣耀和责任。
 

奥马哈海滩战役纪念馆内珍藏着当年盟军登陆将士的遗物,枪支、子弹、降落伞、钢盔、皮靴、军服、恋人照片、家信、日记本、钱包、法语词典等,全部系真品,无一复制,与纪念馆内不断重复播出的诺曼底登陆纪录片中展示出的一模一样。这些陈列品都好像刚刚被拂去战场硝烟,静静安放在玻璃展柜中,向参观者讲述着70年前那场伟大的登陆战。一个低沉柔和的女声在纪念馆内回荡,无数遍重复念着9000多名美军阵亡将士姓名,犹如母亲或姐妹在呼唤他们的儿子和兄弟。
 

今天和平年代下的奥马哈海滩

 

纪念馆外广阔的天鹅绒草坪上,竖立着9000多座汉白玉墓碑,无论从纵、横、斜哪个角度望去,视线中都会出现整齐的白色队阵,仿佛即将渡过英吉利海峡的将士们已整装待发,等待盟军最高司令部1944年6月6日零点的出发命令。每座墓碑上都刻有阵亡者姓名、籍贯、生卒年月:爱德华、欧文、史蒂凡、汤姆、保罗……;来自内华达、加里福尼亚、肯塔基、华盛顿、亚利桑纳……;24岁、21岁、22岁、26岁、19岁,在我们念过的墓碑上,年纪最大的仅仅27岁。他们实在太年轻了,年轻得还来不及成为丈夫或者父亲,生命的脚步就永远停在了诺曼底海滩,真令人唏嘘不已。
 

旅行者中很多是来诺曼底为亲人扫墓的,在墓碑前插上一朵鲜花或小小的国旗。有个头发花白的男人半跪在墓碑前,用自己的外套裹住墓碑,低头喃喃自语。见我注视他,男人站起身来轻声道:“我的伯父,离家那年才18岁,刚上大学,再也没回来。”这时墓园里响起了乐曲声,不是通常的管弦乐,而类似教堂钟声那般悠扬,惊飞了草坪上一群白鸽。
 

夕阳西下,我们漫步在奥马哈海滩,碧蓝的海水轻轻涌至脚边,又悄悄退下,海滩上清晰可见当年德军遗留的防御工事残骸。一对来自比利时的夫妇和我们互相帮忙拍摄合影,那位先生告诉我们,虽然诺曼底海滩景色优美,夏日里却没有人在此嬉水玩耍,大约是怕惊扰了长眠的英魂。
 

我捡起一块圆润光滑的白色鹅卵石,把它带回家,如同带回夏日诺曼底一缕和平温暖的阳光。我的家离诺曼底很远,我的心却永远和诺曼底很近。
 

盟军士兵遗物

 

诺曼底登陆战历史背景:
 

诺曼底登陆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盟军在欧洲西线战场发起的一场大规模攻势,也是迄今为止世界上最大的一次海上登陆战。将近300万盟军将士从英国渡过英吉利海峡前往法国西北部的诺曼底地区,整个战役发生在1944年6月6日至8月19日。诺曼底登陆的伟大胜利,宣告盟军在欧洲大陆第二战场的开辟,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转折点,并且加快了战争的结束。
 

诺曼底旅行建议:
 

从巴黎乘坐高铁(TGV)前往诺曼底地区首府卡昂(CAEN),参观和平纪念博物馆(Le Mémorial –un Musée pour la Paix)。然后可以选择从卡昂出发,参观其它16处纪念馆以及诺曼底登陆战最著名的五大海滩。自东向西分别是:
 

宝剑海滩(SWORD)、朱诺海滩(JUNO)、黄金海滩(GOLD)、奥马哈海滩(OMAHA)、犹他海滩(UTAH)。
 

诺曼底战役纪念馆需购票入内,海滩及盟军公墓等战场遗迹均免费开放。参观者若带着尊敬与鲜花前往,无疑是最合适的。
 

来源地址:寻访诺曼底最漫长的一天



图片

Contact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