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埠客 | 布朗夫曼先生,你喜欢勃拉姆斯吗?

 《你喜欢勃拉姆斯吗》是法国女作家弗朗索瓦兹·萨冈出版于1958年的一部小说。“你喜欢勃拉姆斯吗?”在女主人公宝珥17岁的时候,有人这么问她。

 

“17岁的时候,我也不太懂勃拉姆斯的音乐语言。”坐在对面沙发上的是59岁的钢琴家叶菲姆·布朗夫曼,“有些作曲家的作品是复杂而深刻的,比如晚期的贝多芬、巴托克,当然还有勃拉姆斯。”7月2日晚,2017上海夏季音乐节开幕音乐会上,布朗夫曼和艾伦·吉尔伯特指挥的纽约爱乐合作演绎了勃拉姆斯的《降B大调第二钢琴协奏曲》。

钢琴大师叶菲姆·布朗夫曼  蒋迪雯 摄 

 

布朗夫曼看上去大腹便便。在小说《人性污点》中,菲利浦·罗斯这么描述他:“与其说布朗夫曼是一位上台弹奏钢琴的人,还不如说他是一位上台挪动钢琴的人……他看起来是那么健壮,当他弹奏完毕的时候,我心想这架钢琴应该会报销……他几乎要震坏整架钢琴。他大刺刺地弹奏,他借着琴音直率传达许多想法,而这些心灵悸动随着他的巧手,消逝在空中。”

 

在上交音乐厅里,当布朗夫曼终于坐到钢琴前演奏勃拉姆斯,你一定会惊叹他灵巧的十指和举重若轻的感觉。布朗夫曼说,虽然挑战可能很大,但我越来越懂得如何放松身体。“我把钢琴当成自己身体的延伸,更自然地去诠释。”

 

史上最艰深的协奏曲

 

布朗夫曼出生在塔什干,自幼在母亲的指导下学习钢琴,两年后进入塔什干中央音乐学校。“在二战的时候,有很多音乐家来到塔什干,并且在战后留了下来。所以,那里有很好的音乐学院和很好的音乐老师。” 15岁,布朗夫曼跟随家人移民以色列,在那里师从阿里·瓦迪,打下了坚实基础。到美国后,他接受了莱昂·弗莱舍、鲁道夫·菲尔库什尼、鲁道夫·塞尔金等前辈的教导,很快便在乐坛展露头角。

 

布朗夫曼自称是个“翻译”,沉醉于音乐中,诚恳地诠释作曲家们的作品。这次演奏的勃拉姆斯《降B大调第二钢琴协奏曲》,是一部庞大的四乐章作品。在许多钢琴家心目中,是常演曲目中最难的协奏曲之一。有人觉得,这部作品更像是为钢琴和管弦乐团而作的交响曲。布朗夫曼曾说,勃拉姆斯、拉赫玛尼诺夫、普罗科菲耶夫或巴托克的钢琴协奏曲很难,但他的职责是,不让听众感受到钢琴家所面临的困难。“我的一切努力,都是希望听众可以不要感受到作曲家所设下的技巧障碍,能够充分享受音乐。”

布朗夫曼接受记者访问  郭新洋 摄

 

布朗夫曼挑战过不少高难度的作品,芬兰作曲家、指挥家萨洛宁为他量身打造的《钢琴协奏曲》便是其一。当他收到乐谱的时候,发现这几乎是“史上最艰深的协奏曲”,特别是第二乐章,简直太不符合“人体工学”。“给我10年的时间,每天8小时,一周7天,我也没办法把它完美呈现!”

 

于是,布朗夫曼给萨诺宁打了电话,希望他能作一点修改。“我原则上都尽力去实现作曲家的意图,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次干预了作曲家的创作。但实在是没办法,原作我需要再多出两只手来才能演奏!” 布朗夫曼笑着说。

 

让每一个音符有意义

 

在上海夏季音乐节舞台上谢幕,指挥家艾伦·吉尔伯特把手搭在布朗夫曼的背上,有说有笑,像两个老哥们儿。布朗夫曼说:“我和艾伦年龄相仿,交流起来可以直抒胸臆,很融洽。”

 

近年来,布朗夫曼不仅一直是纽约、芝加哥、克利夫兰、波士顿、洛杉矶等美国大团的座上宾,也常常与维也纳爱乐、柏林爱乐、阿姆斯特丹皇家音乐厅管弦等欧洲名团合作。这一切不仅仅因为布朗夫曼的勤奋、积累和挑战自我的勇气,也在于他的率直。“我想我与人合作的秘诀,是‘不要太礼貌’,要敢于表达你的意见和想法,这样才能擦出火花。”

 

布朗夫曼非常愿意和当代作曲家合作,演绎新音乐。他说:“演奏当代作品是在不断学习新的语言,扩充新的词汇。一个演奏家必须知道作曲家是如何创作的,理解作曲家的意图,这样才能让你演奏的每一个音符更有意义。因为你没办法直接与贝多芬和勃拉姆斯交流。但是我发现,去了解当代作曲家的精神和心灵,让我更加接近贝多芬和勃拉姆斯了。”

 

其实,萨冈那本《你喜欢勃拉姆斯吗》和勃拉姆斯的音乐没有太大关系,只是暗合勃拉姆斯和克拉拉之间尽人皆知的情感故事。“你喜欢勃拉姆斯吗?”小说里,在女主人公宝珥39岁的时候,又有人向她问起这个问题。

1961年电影《你喜欢勃拉姆斯吗》剧照,英格丽·褒曼饰演的女主角宝珥站在勃拉姆斯音乐会海报前。西蒙问她:“你喜欢勃拉姆斯吗?”  图片来源:豆瓣电影

 

“你喜欢勃拉姆斯吗?”

 

不管怎么样,勃拉姆斯还是那个勃拉姆斯,只是布朗夫曼在改变,听众也在改变。

 

 

(编辑邮箱:scljf@163.com)题图来源:蒋迪雯 摄  图片编辑:曹立媛

来源地址:过埠客 | 布朗夫曼先生,你喜欢勃拉姆斯吗?



图片

Contact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