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化万花筒 | 她能用比头发丝还细数倍的绣线,绣一幅《五牛图》

钱月芳在上海大世界做展示已经近一个月,她对这个“舞台”越来越爱。

 

钱月芳是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传统刺绣工艺“顾绣”的传承人,最近她在大世界二楼的“非遗原生态展厅”进行了为期一个月的“顾绣”展示。“顾绣”是一门发源于上海的民间珍贵技艺,“绣娘”用比头发丝还要细的绣线将山水名川、人物花鸟等绣在绢布上。钱月芳在大世界经常遇到对她的技艺好奇的游客,也接待了好几拨与她谈合作的人,有几幅带来的作品还被赏识的顾客开出了不菲的价格。这是她来大世界进行非遗展示之前没有预料到的,“竟然会有那么多人喜欢‘顾绣’”。

 

“非遗原生态展示厅”定位于为非遗传承人提供展示、互动、交流、研讨的平台。每个月,大世界会邀请六位国家级或省级的非遗传承人进行持续一个月展示。参观者可以和这些传承人进行面对面的交流,近距离欣赏他们的高超技法。

 

《群鱼戏藻》  视觉中国

 


 

最细的绣线几乎淡得看不见

 

在钱月芳的展台,展示着10多件“顾绣”作品:有苍劲嶙峋的树木、山峦叠嶂的风景,也有活灵活现的人物,宛若一幅幅生动的古典文人画。“经常有观众嘀咕:水墨画怎么也能作为非遗展示。等他们仔细看了,发现是绣出来的之后,没有不对我竖大拇指的。”钱月芳的自豪之情溢于言表。

 

《五牛图》花了钱月芳足足两年时间才完成。   昌硕文化中心展览馆 供图

 

发轫于明代嘉靖年间的“顾绣”,是一门土生土长的上海手艺。当时有一位进士名叫顾名世,晚年在松江购置了一处园林,取名为“露香园”。他的眷族后裔精于刺绣,绣品精美典雅,技法独到,因此称之为“露香园顾绣”,又称“顾绣”。明代著名画家董其昌对“顾绣”极为赞赏,称它“精工夺巧……人巧极天工,错奇矣”。

 

制作“顾绣”的第一步是选择临摹的蓝本,往往取材于山水、花鸟、人物等文人绘画。“绣娘”要根据画作用毛笔在绢布上勾勒出轮廓,为之后“以线上色”做准备。

 

比起其他刺绣作品,出身于大户人家的“顾绣”带着一种天然的婉约端庄气质。这部分得益于“顾绣”细密的针法。“施、搂、抢、摘、铺、齐、套针……仅用到的针法就有数十种,使得‘顾绣’的细节极为丰富。‘顾绣’所用的针,也比一般的绣针要细得多。”

 

不仅是巧夺天工的针法,绣线的选择同样是造就“顾绣”独特气质的根源之一。“‘顾绣’所选用的绣线往往颜色淡雅,色彩比较纯。如果挑的颜色稍有偏差,整幅作品的味道就变了,只能拆了重来。”

 

用色考究,选用的绣线更是另有玄机。一根普通的绣线,要至少劈成8份才能在“顾绣”中使用。钱月芳说,最极限的细度更是达到了普通绣线的1/256,比一根头发还要细许多,几乎淡得快看不见。

 

由于工艺繁复,熟练的“绣娘”即使全身心投入,也至少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才能完成一件作品。钱月芳在大世界展出的“顾绣”作品中有一件尺幅尤为巨大,临摹的是唐代韩滉所作的传世名画《五牛图》,牛的神态、姿态、毛色均与原画无异。钱月芳介绍,这件作品是她花了足足两年的时间才完成的。

 

 


历经“三代”只有十来位传人

 

上世纪70年代,为了响应国家“挖掘传统工艺美术品”的号召,松江工艺品厂开始设法恢复“顾绣”技艺。1972年入厂工作的钱月芳被选入了“顾绣”车间,跟着新中国“顾绣”第一代传人戴明教学习。“当时‘顾绣’已经几近失传,我们通过看博物馆里的藏品,研究文献中的资料,还参考其他的刺绣工艺,终于让‘顾绣’重见天日。”钱月芳说。

 

 

由于用线极细,练习“顾绣”很费眼睛。但为了能熟悉走线,钱月芳每天除了上班,几乎所有的业余时间都花在了练习“顾绣”上。在这样的刻苦练习下,钱月芳刺绣的进步速度越来越快,一幅幅出彩的作品也做了出来。钱月芳成为了新中国“顾绣”第二代传人的领头人。

 

如何把“顾绣”技艺传承下去,一直是钱月芳心中的头等大事。2002年时,钱月芳曾参与一个“顾绣”接班人项目,当时班上有20多个学生,但由于“顾绣”难学、市场化难等种种原因,留下的“绣娘“寥寥无几。令她稍稍欣慰的是,如今已有七八位学生可以独当一面,扛起了新中国第三代“顾绣”传承人的大旗。钱月芳说:“三代‘顾绣’传承人,加在一起只有十多位,‘顾绣’的影响力依旧很有限。”

 

此外,由于“顾绣”漫长的制作周期和繁复的手工绣艺,一件“顾绣”作品价格至少在五位数以上,拍卖出数十万元高价的作品也不在少数。“产量很低,价格又很高,这使得‘顾绣’无论是销售还是传播,都几乎不可能走市场化模式。”

 


传统技艺“嫁接”现代展示方式

 

前段时间,钱月芳在东亚展览馆展示“顾绣”时,上海大世界的一位负责人找到了她。在考察了“顾绣”工艺和钱月芳主办的“顾绣工作室”之后,大世界对她发出了正式邀请:请她到“非遗原生态展示厅”做为期一个多月的展览。不仅要展示她的作品,还希望她能现场展示技艺。钱月芳欣然应允,在家过完春节就带上工作用的针线、织布、绷架和十几件自己的得意之作来到了大世界。

 

“过去,在博物馆、美术馆里展出的只有‘顾绣’作品;但观众即使仔细地看过了作品,也无从得知‘顾绣’背后的工艺,难以领会其中的精妙之处。”而在大世界的展示厅内,钱月芳把顾绣用的针线都带了过来,让往来的游客能近距离的接触这项非物质文化遗产,了解如何用毛笔在面料上勾勒出轮廓,再用细线绣出一幅精美的画作。当游客对“顾绣”的历史和工艺有了疑问,钱月芳当场就能给出解答。

 

这次,参加大世界的展示给钱月芳带来很多惊喜。展示期间,有很多慕名而来的游客愿花重金买下钱月芳的作品,还有不少致力于传统文化方面的团队提出了与她进行合作的意愿,有一些学校、公司希望请她去进行“顾绣”技艺的分享。

 

“现在,‘顾绣’的传承基本靠开班授课和‘师傅带徒弟’的模式,展示以成品的静态呈现为主。如何让‘顾绣’被更多人了解,一直是个难题,也是我的困惑。大世界的确是一个很好的平台。在这里,我发现,现代人对大世界这种展示和互动同步的‘活态’展示模式接受度很高,或许这会是让‘顾绣’被更多人知晓的一种新方式。”钱月芳打算回去后进行类似的尝试。

 


题图来源:东方IC  图片编辑:邵竞  (编辑邮箱:jfshquxian@163.com)

来源地址:传统文化万花筒 | 她能用比头发丝还细数倍的绣线,绣一幅《五牛图》



图片

Contact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