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说台湾黑帮前世今生:借普选文化洗白参政

国民党党主席选举前夕爆出“黑帮集体入党”事件,遭绿营抨击,国民党方面随即翻出黑帮入民进党的新闻进行反击,引来媒体热议两党互揭“涉黑老底”。事实上,黑帮介入政治在岛内极为普遍,这与岛内政治社会的发展变化有密切关联。从清朝、日治到国民党戒严统治,台湾黑道受当局强力干预,大体都在可控范围。解除戒严后台湾经济起飞,黑道也进入快速发展期,有实力的大佬进军商界或参加选举漂白为政治人物,在台湾政坛形成盘根错节的关系网。相较于邻近地区如日本、香港和新加坡的黑帮状况,这可说是一个相当特殊的社会现象,也是当今台湾无法回避的话题。

  

1987年台湾解除戒严后,经济开始起飞,黑帮也随之获得大发展,他们纷纷介入商业活动,成为成功人士。

要讲台湾黑帮的现状,不得不提他们的过去。早在清朝时期,岛上各村庄为争夺农田水源或抵抗土匪,由地方热心人士组织人手结盟互保。因为没有强有力的政府组织进行管理,各村庄遇到纷争时多自行解决,一旦协调不成,就是大规模械斗。最出名的是福建移居台湾的漳州人与泉州人,竟在1751年到1865年长达百年时间里,爆发大小数十起“漳泉械斗”。

日本占领台湾后采取高压统治,以武力震慑,械斗文化就此绝迹,但取而代之的是日本式黑道的兴起,为首的黑道老大叫“角头”。日本战败后国民党接收台湾,“角头”的名称与组织延续至今。随着大批大陆人士来到台湾,除本省“角头”外,外省人眷村中的第二代年轻人开始自组小帮派自保。当时国民党害怕台湾本地力量反扑,打压本土黑道,有意无意地放纵外省帮派壮大,加上外省帮派敢拼敢打,“竹联帮”“四海帮”“北联帮”“松联帮”等逐渐发展壮大起来。在这个过程中,为了生存,原本如散沙一般的台湾本省各地“角头”结盟成立了“天道盟”。

1987年台湾宣布解除戒严令后,经济开始起飞,各行各业进入快速发展时期,黑道也不例外。当时不论是本省还是外省帮派,除了传统的开设赌场、放高利贷与特种行业(指酒店、舞厅等)收保护费等手段,纷纷介入商业活动。

以“四海帮”大佬、绰号“凸哥 ”的练成瑜为例,他专门放高利贷给一些资质尚可但经营不善的公司,公司无法还钱就被并吞。练成瑜还看准台湾有线频道兴起有暴利可图,筹备公司积极介入,知名的电影频道HBO就是由他的公司代理。另外他和“四海帮”人员多次进入股市炒股,每次至少上万股股票进出。虽然2007年曾因非法吸金、炒股、讨债遭警方逮捕,但直到现在,他仍以“四海帮”大佬与成功商人的身份活跃于台湾社会。

上世纪70年代,高雄“西北帮”大哥杨登魁在当地开蓝宝石大歌厅,后邀请演艺人员猪哥亮、高凌风等表演。他介入演艺圈后还制作电影、电视节目,创立八大电视股份有限公司,从而成为台湾演艺界的大亨。4年前他去世时丧礼冠盖云集,岛内政商人物纷纷参加致意。

  

一开始政治人物与“角头”交好以获取选票,后来各地“角头”干脆自己站出来竞选,如此便漂白成政治人物。 对台湾社会而言,黑帮发展的最大影响是“黑金政治”的兴起。根据台湾警方私下估计,如今台湾中南部地区民意代表或乡镇长,至少有一半具有黑道背景或有黑道关系。

台湾各地“角头”在地方上积极介入利益派系,例如农会、渔会、水利会等系统,或围标地方公共建设。他们原本打算借此赚钱,后来发现在这些系统称霸等于掌握选举票仓。一开始政治人物与“角头”交好希望获取选票,最后各地“角头”干脆自己站出来竞选,如此便漂白成了政治人物。这样一来,执法单位不好随便对他们进行调查,而且进入政界后,更方便他们进行工程围标。

一般来说,地方“角头”会先参选乡镇民意代表,当选后经营势力扩展选票基础,接着问鼎民意代表主席或乡镇长,接下来再竞选议员。一旦成为议员,影响力扩及一县之地,就有机会参选“立委”或县长。这些黑道人物参政后,部分因身上的官司或选举结果退出政界,但政治资源能延续给家族成员。云林县长张荣味就是“角头”成功漂白的案例,他后因官司入狱,妹妹张丽善、女儿张嘉郡当选“立委”。“立委”罗福助因案逃往大陆,儿子罗明才接过父亲旗帜,当选新北市新店区“立委”。

即便是台湾治安最好的台北市,也不乏黑道人物“华丽转身”的案例。现任台北市议员叶林传,父亲就是中山区老字号帮派“牛埔帮”的老大。叶家在解严后涉足中山区特种行业,并成立建设与保安公司,充实财力后经营人脉。叶林传与中山区的特种行业及黑帮交情匪浅,此次闹得沸沸扬扬的2014年台北夜店杀警案凶嫌万少丞申请加入国民党一事,就是叶林传的助理当的推荐人。

民进党与黑道结合密切度,相较国民党不遑多让。绰号“木栅国”的民进党台北市党部主委黄承国,本身就是“天道盟”文山会老大,在陈水扁竞选台北市长时开始参与政治,经过十多年历练成为市党部主委。去年7月,他为父亲举办寿宴,台北市长柯文哲捧场,赴台东勘灾的蔡英文也匆匆赶回参加。

台湾黑道与政治结合,形成一种独特现象。各地有女陪侍的酒店、赌场等行业,都有议员向警察游说要求减少临检侦办;中南部等地方甚至有黑道背景议员直接找来警察局长斥骂。

  

台湾经济萎靡,令黑帮大受影响。一名警官说,黑帮自身管控力和警方的约束力在下滑,目前台湾黑帮的发展只能以混乱形容。      

现在,台湾的黑帮已经相当现代化。三大帮派“竹联帮”“四海帮”“天道盟”中,“四海帮”最有组织纪律,是台湾第一个成立企业公司经营的黑帮。“竹联帮”因组织松散,几个人就能自行成立堂口,因此人数最多。至于“天道盟”,公认最强悍,成员多为本省人,至今仍与日本“山口组”等组织定期聚会,汲取日本黑道发展经验。

根据警方的资料,三大帮派在台湾各地都有堂口,海外也有成员。2008年马英九上台时,全台列管的黑道人口有3万多人,因当局要求大力扫黑及减少列管人数,如今列管黑帮人口已锐减到一万多人。不过,警方私下估计,三大帮派与合伙人海内外各至少有一万至数万人。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近些年台湾经济萎靡,黑道势力也大受影响。一名从事刑侦的警官对记者表示,台湾的黑帮看准时局变化,哪里能赚钱就伸手到哪儿。马英九上任后大批陆客来台,“四海帮”现任帮主杨德盷看准陆客商机,在台北与其他县市开设专接陆客团的餐厅。蔡英文执政后,随着陆客团萎缩,部分餐厅只好停业。

过去台湾经济起飞时,黑道都忙着赚钱,很少有械斗火并事件。像中山区过去酒店林立,黑道争取利益时多能协商解决。但现在经济萎缩,酒店数量大减,黑道为争地盘利益开始火并械斗,甚至开枪事件也时有发生。

这名警官说,过去黑道注重伦理与辈分,上下级阶级明确,大哥说话一言九鼎,但现在三大帮派中有实力的大哥因从商漂白或赚够金钱,纷纷隐退或不再管事,更有许多人转往大陆发展自己的事业。中生代的黑帮大哥为上位广收小弟,有的积极发展下线,造成“小弟认识老大,但不认识老大的老大”等现象。黑帮自身对成员的管控不像以往那么有力,警方对黑帮也在重新审视,约束力逐渐下滑,目前台湾黑帮的发展只能以混乱形容。

过去三大帮派彼此泾渭分明,但现在因“大哥”财力不足,一些年轻的帮派分子干脆抛开门户之别,借助手机软件组成联盟群组。例如台北夜店杀警案的“中山联盟”,在新北市三重、芦洲械斗的“三芦联盟”,成员都是各黑帮年轻成员。由于所属组织的大哥没钱拉来足够人力,他们干脆自行组建联盟。这是现在台湾黑道的新现象。

(本文转自:环球网 编辑邮箱:shguancha@sina.com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雍凯)

来源地址:细说台湾黑帮前世今生:借普选文化洗白参政



图片

Contact ME